袁智聰
袁智聰

相關文章
袁智聰
沉迷音樂又喜歡用文字解讀音樂的香港升斗市民,人稱樂評人,一寫30年,1994年創辦音樂雜誌《音樂殖民地雙週刊》(MCB),2004年10週年休刊大吉,停刊後在網絡上陰魂不散。文字散佈於中、港、台的平面及網絡媒體。除執筆寫字外另擔任DJ、音樂文化講師、音樂表演節目策展人、《扭耳仔》音樂頻道顧問編輯。

我的三十沒有派對

今年達明一派31週年,我也要30週年了。今年夏天,將會踏入我的音樂文字生涯之30週年。

大抵出於我自青少年時代已對樂評人身分有著一份憧憬,所以喜歡寫點音樂分享文章(當然談不上是甚麼樂評),再把這些寫滿文字的原稿紙投寄到雜誌,然後又真的會被刊登出來。1987年夏天,我就是由讀者投稿的角色,而開始有雜誌跟我約稿、正式為一本音樂雜誌執筆,所以我算是就此出道吧。當年我仍未夠15歲,那是暑假的前夕,那本音樂雜誌喚作《Music Bus音樂通信》;仍記得這位小朋友戰戰兢兢地跑上雜誌社首次跟老編會面,除了緊張得血脈僨張外,那一刻我亦由平凡的中學生一腳踏進了另一個世界。

雖然當時我所寫的音樂文章都只是幼稚得令人發笑,打死也不會以任何形式重刊。也不怕告訴大家,早年我為雜誌寫的音樂文章,都沒有收過一分錢的稿費,畢竟別人給予你這個空間,就只管懷著一股熱血去寫吧。

時間一晃眼便30年,暮然回首,我的大半生都纏繞著音樂文字生涯,而且更有整整10年時間全盤花掉去自資獨立經營一本我的音樂雜誌《音樂殖民地雙週刊》,其實都幾恐怖。

如今,香港只餘下兩份碩果僅存的免費派發紙媒音樂雜誌,畢竟音樂雜誌這東西也老早已在市面上的書報攤絕跡多時。連我現在的工作,也轉戰了新媒體的平台,文字的確是寫少了。

30年前,本地出版的音樂雜誌是可以在書報攤上佔據了一個小角落——也許這是現在的年輕樂迷所想像不到的畫面。除了我曾執筆的《Music Bus音樂通信》外,《音樂一週》、《搖擺雙週刊》、《結他雜誌》、在書報攤上曇花一現的《助聽器》,抑或文化週報形式的《年青人周報》,都是我當年吸收音樂養分的華文紙媒。兩年多之後,我也蟬過別枝轉到《年青人周報》執筆,才讓我找到自由發揮的空間,成為開始多了人認識我的一個「地盤」。

從前我們這些文字工作者,都會把執筆的地方稱之為自己的地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