馮穎琪
馮穎琪

相關文章
馮穎琪
1996年憑著創作鄭秀文的《放不低》加入音樂行列, 2012年憑著Gin Lee的《今天終於一人回家》及林二汶的《Wanna Be》分別奪得 CASH金帆音樂獎「最佳旋律 」及「最佳歌曲」兩個獎項。 Vicky同時透過自家音樂廠牌Frenzi Music發掘並延攬優秀藝人和創作單位,包括黎曉陽、Nowhere Boys、鄧小巧等。2015 透過Frenzi Music與林一峰合作建立網上眾籌平台MusicBee音樂蜂。 在多重音樂身分眾,無論是live house搞手、製作人、經理人、還是音樂策劃,Vicky還是最愛由零開始創作給她無中生有、天馬行空的空間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 /vickyneverhome2

殘廁

「願未能進步的我們
若能退步走到未來也就想到
何地有方 何地有方 給我」
— 《何地有方》

 

這本來是一首關於老年人的歌,原本因為我和周耀輝想到商場那些很高很快的電梯,只是想找個地方歇歇的老人家,跟不上了 — 社會的快,是否能夠養活基本的需要?

 

當我收到耀輝的歌詞,當我看到自己的旋律被譜上這些歌詞,我聯想到的竟然不是本來我們想寫的所謂「老年」,而是殘廁的標誌。創作就是有這種超越本身規限的力量,我竟然想到我常常要為我兒子而尋找的殘廁。那一刻,我感到一陣安慰,好像終於有人願意問我一句「期望甚麼 期望甚麼」。每個人想要的和需要的,都不一樣。我們都無法明白別人需要的是什麼,正如別人無法明白我們所需要一樣。不懂,卻容易變成視而不見。

你可知道,一個真正需要用上殘廁的人或他的家人,他們期望的是什麼?他們只希望商場的殘廁,不會被鎖上、不是太骯髒的、是被真正需要的人去用的。這些願望很卑微,但很逼切。很多商場,會因為不想殘廁被濫用,因此鎖上了門,如有需要,要致電管理處通知開門。很多人,因為不想排長龍,因此「就手」厚顏無恥充當「傷殘人士」走進殘廁。很多地方,可能因為殘廁不是常用的,又或者太常被濫用的,清潔程度因而比普通廁所還要來得不堪設想。你可知道,當一個真正需要用上殘廁的人或他的家人,遇到這些情況,他們多麼的著急,多麼的氣憤,多麼的無奈,多麼的無助。

 

我不是想乘機有病或無病呻吟,我想講的,也不是殘廁本身。我所關注的殘廁,就如我心底裡沒有人明白的那個有口難言的需要,希望被填補的一個缺口。我相信,我推斷,每一個人心底裡或許都一些需要想被滿足,總有一個難以啟齒的缺口希望被填補,而某日某時某刻,我們內心也曾吶喊過「何地有方 給我」。吶喊,是表達的一種方式;分享,是傳輸的一種方式,行動,是見證的一種方式。假如有人看到這篇文章,之後碰到殘廁標誌時,提醒自己不做不該做的事,會有一刻想到背後那位,會想知到他或她的故事,那個「地方」的「門」,就被開通了。

 

在好多年前年少無知的時期,我已經很喜歡音樂,我一直以為音樂只是表達自己工具,她讓我在那些年需要發洩情緒的時候得到空間、得到安慰。若干年後,成為媽媽了,生命讓我要面對很多不曾想過接受的挑戰,也教曉我很多本來美無法體諒的情況、被忽略的需要,讓我觀察到沒法用言語表達的情感。從我頓悟的那一天開始,音樂的意義完全不同了,她不是光因為自我安慰而創作的,她是為了一個比自己廣闊很多的使命而被賦予的。從那天開始,我明白,生活不是光為自身的擁有而過的。

 

這是我為wow & flutter寫的第一篇文章,我希望用《何地有方》作為這個文字空間的標題,我希望可以透過這個空間分享,一些無論與音樂有關或無關的,關於人與人一起把「門」一道一道地開啟尋找心中嚮往的那個「地方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