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華-一生磨刀

磨刀不算操勞,但所賺不多,日復日磨刀,據他所云,全因中了「刀毒」,「錢洗我唔郁㗎,自己中意嘅嘢才去做。」見他為我推薦不同刀子,談及鋼材、手造方法時興奮不已,便知道他對刀的狂熱多年不減,見刀如見愛人:「做依行好開心,好多鬼佬嚟到同我鞠躬,又識到朋友,我無咩顧慮,食得、瞓得、有錢交租,繼續磨刀,幾開心!」剛開完鋒的刀,華叔架在臉上示範其鋒利程度,見他輕輕一刎,面上幼細的鬍鬚聞刀即斷。他又把一塊布,層層摺疊,刀子帶過,布口整齊地斷開,令人嘆為觀止,為削鐵如泥四字重新定義。

這把日本製三德刀連同一塊12000號磨刀石從此跟著我宰肉切菜,華叔還吩咐說,磨刀石不要亂用:「把刀需是上質鋼材才值得,否則磨壞塊石。」這種講究,使我每次用畢刀子都鄭重洗滌,仔細揩乾。雖然這位香港刀王說不會退休,難保他那一千零一塊、再不會生產、靚刀才有資格磨的天然磨刀石終於會斷裂:「若它斷了,我就唔做喇。」只望他與寶貝能長命百歲,讓這種瀕臨失傳的手藝,能繼續為各行各業的人,磨刀霍霍。

陳華記:佐敦廟街278號地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