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=饒雙宜 圖=Darren

從未見過更可愛的excel表格,說的是內容 ── 香港製造產品清單,列出了大約100項產自香港的產品,由食物、玩具到遊戲等,未算齊全,但它恰好引證「勿以善小而不為」這句話。一個大學仍未畢業的男生,純粹因為某天逛街時在裕華國貨發現了555線衫,開始對「香港製造」的產品產生興趣。因著好物自然要與人分享的心情,他開始收集香港生產的貨品資料,利用網上的google document整理和分享,更邀請大眾一起更新。駱駝牌水壺近月賣斷市,肯定與這張清單有關。誰想到一個小小動作,可引來這種改變?

「大家都可以改這清單,是有些風險,但無辦法,我選擇開放式去做是因為相信大眾的力量。」

阿豐對周遭事物充滿好奇心,訪問當天約在深水埗拍照,他手中拿著剛自街角買的一包熱辣辣薄餅nann,吃得津津有味,更逐間排檔研究,他興奮分享:「等會可以去附近的利工民逛逛。」這位年紀尚輕,高大清爽的男生,穿牛仔衫褲,也算時尚,沒想到非常喜歡舊物,他花名是「嫁妝救星」,收著不少舊家具自用:「如衣櫃數年前在網上買,有70年歷史,是上手人的嫁妝,爸爸知道我喜歡這些,把外祖母的樟木送我,污衣籃是婆婆過大禮時用的籃子。」他不停提著「舊時好」:「舊物之美不是說它的裝飾有多華麗或奢侈,而是整個味道,以往的人較有美感,可能是較多閒暇,製作時可以慢慢處理細節。」

 

「自己做有點吃力,要去走訪商店,買產品試用,經濟上難支持。但這是我夢想,要是有更多追求夢想的人,在這裡的生活會較易過。」

 

舊式港式美感

消費的選擇看似個人,但每個瞬間都是美感的培養,阿豐認為,made in Hong Kong的產品慢慢被淘汰,代表某種失落了的香港價值:「舊式的香港美感不光是精緻,它有high culture亦有地文化的活力。」看似雜亂無章,卻自成系統和風格:「例如深水埗某些膠招牌,字款好美,但你看領匯,它逼商店將招牌換成新細期體等字款。」說來有氣,他臆想這與教育有否關係,「不知何時開始,美感被當做一種奢侈或不切實際的追求。」這些不能被量化的小轉變,其實大大影響著人們對城市的喜愛,「城市的生活質素或我們對生活的滿足度,好多時來自這些細節,例如行人路,鋪到一岩一忽,先不去說會絆倒,看到心情已經煩躁。」

可惜在速食文化和全球化的浪潮下,在香港找到的大部份生活用品,早被一式一樣的商品取代,人們漸漸捨質素而取量,取其便宜。阿豐慨嘆:「每當接觸別國的朋友,被問到香港有哪裡好逛或有什麼特色手信,我都沒有頭緒,因為在商場找到的貨品,與日本、美國或荷蘭找到的一樣,但有了清單,我們便可以大聲告訴所有人,我們也有一些好正的本地產品。」這些滄海遺珠應該得到正視,阿豐不違言他支持本土優先的概念:「尤其我唸政治與行政系,會明白一個地方的政治基石源自它的經濟,而經濟的基石是她的工業,每個地方最重要是有生產,經濟才會穩定。」

「奇怪的是,上一輩的人對made in Hong Kong的產品並不熱衷,反而一些外國華僑好識貨,每次來都山長水遠掃一堆回家,甚至有些香港廠專做外國生意,如555線衫,會有斯里蘭卡的人特意來買。我覺得好可惜,我們明明有這麼好的貨品和資源,卻沒去善用。」

消失掉的工廠

一個欠缺本土工業的城市,據阿豐形容,就似一個沒有手腳的人,他極關心時事,說起來特別肉緊:「如李克強提到的移居灣計劃(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),官員們常常希望將香港規劃做乜乜乜物物物,背後的思路是斬光其他產業。結果香港只剩下金融或服務業,淪為一隻幫大陸生金蛋的雞。直接講,香港的作用只剩下幫大陸走資。」當中最壞的後果不難想像:「一旦不能再走資,香港便玩完,在這情況下,香港的經濟一定不會健康,這令到香港無法自立,香港人的生活質素也受限。」

以他觀察,這狀況使人力資源被嚴重錯配:「雖然我很討厭『人力資源』這詞彙,因它把人當成資源看待,但即使以此功利角度分析,狹窄的產業鏈令人不能發揮他的才能。我與的士司機聊天時,發現很多司機以前開廠,或有許多社會經驗,但可惜城市沒有工廠,不再有這類空缺。」這些英雄無用武之地,唯一出路,不是當司機就是保安,「變相,不淪是產業、經濟,甚至是人的生活,都被掏空,大家只能成為大機構的一顆齒輪。」眼看著香港走過工業化的路,一去不回頭,工業區慘變貨倉或寫字樓,明年畢業的他也為工作憂心。如能夠保存香港產業的多樣性,給予工業一種肯定,就業機會變得更多元化,每個人便可以發揮他的所長,更容易去實踐夢想,充實人生。因此,小小的清單裡承載了一線生機:「尤其我是一個愛香港的人,我們要給她手手腳腳,重新保護她。」

「亦因為90年代後大家習慣速食,容易忽略一些數字表達不到的,如美感、舊價值、建築物等,這些東西其實都代表了一個時代,所以必須保留舊東西,不然很快就會失去這城市的靈魂。」

香港人不撐香港貨便無人撐

整理這份香港製造清單,背後代表了他數個期望:「首先,我想讓大家知道,生活上很多必需品其實有選擇,不一定要買外國製,當我們有這種意識,主動改變消費行為,購買香港製造的產品,市場便會擴大,生存空間便變得更闊,這不可能依賴其他人去拯救我們,自己要做先開始。」更進一步的是:「當香港製造成為一個大家會搶著去用的品牌,工廠自然會將生產線搬回來,人們便有更多工作機會。」眼下有了少少回響,他不敢自滿:「我希望這熱潮除了帶給大家物質上的滿足,也能夠在精神層面,讓大家重燃對香港的歸屬感、信心和認同感。」

訪問後不久,阿豐便要到日本當半年交換生,幸好他大早開放了清單的整理權限,讓大眾可以一起尋找、增加、整理和核實清單內容。一個人的力量有限,他這招拋磚引玉是聰明的做法。半年後回來,他展望可以生出更多不同清單,如山貨舖或香港小店,他亦打算從消費者的角度轉向生產者的角度出發:「未來若有時間,我想參觀香港僅餘的工廠,看看他們的技術可以怎樣發揮,配對一些想設計產品的人。」利工民、手工護膚品、本地醬油的命運,除了依賴這小子,還看我們每個人的選擇。

香港製造產品清單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