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=曹文 圖=Darren

陳葒,人稱陳校長

早前,特首候選人論壇中,林鄭月娥力讚自己是香港教育制度的優質產品,居然為填鴨式教育這垢病而自豪。回看這些年,香港教育被填得五顏六色,倒是一班有心人早就求變,陳葒(陳校長)更是領軍人物。

不要怕做帶頭的人,當一個人開始變,做對了的話,自然有其他人一起去做。」
陳校長身體力行地告訴大家,教育從不只得一個可能。

改變 由自己開始

陳葒,曾是全港最年輕校長,8年前棄百萬年薪,獨力創立「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」,以一對一義補形式,讓弱勢獲得平等學習機會。當初他決心辭職,只因在直資中學當了5年校長,看不過眼主流教育制度往往只培養精英,遺棄資源不足的基層學生,為他們提供義務補習,叫救得一個得一個。

下午2時約見陳校長,他匆匆趕來,忙得未吃午飯,會面地點是他剛獲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成立的「賽馬會大角咀才藝發展中心」,意在向公眾推廣創新教育模式,為未來的模範學校舖路。沒想到,當初一小步的改變,慢慢得到各方的支持,他坦言:「由義補發展到這個地步,當初真的想也沒想過所以說,想變就變吧,別顧慮太多,不要怕做帶頭的人。」

2011年起,他一手包辦行政、雜務以至義補工作,發覺弱勢學童早就輸在起跑線上,更增設學前playgroup及才藝教學補習天地規模愈做愈大,到現在發展至三個辦公室,至今已有近上萬位義師,不少年輕人因而改變一生。這一切,他形容是一步一腳印地走出來,起初他為了主流教育去補漏,幾年下來卻倍感杯水車薪:「數以十萬計的基層學童需要幫助,義補盡力了,都只服務到一萬位學童。」也就是說,即使義補是「治標唔治本」,但幫到的學童還是太少。

「即時轉變的確做不到。但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希望之後的家長,之後的細路,或者你第二個細路,不再受苦。不要再重覆這悲劇,回到學校是地獄,放學出來就是天堂。」

叫停催谷 家長團結吧!

香港教育近年愈見惡化,回歸後特首以教育作為政治工具收窄學術自由、官員推出不少教育政策,如「普教中」或「TSA」,都叫學生和家長無所適從,中學生自殺成風等,樣樣火燒眼眉,陳校長回到問題根源:教改後,縮班殺校一出,學校為求生存而辦學,學童慘被催谷分數,不停默書考試做功課上興趣班,家長更將起跑線愈設愈前。」要扭轉的,肯定不是學童的成績,而是整個單一而扭曲的教育生態。

要「治本」,就要改變,但辦學者面對政府太多由上強加到下的掣肘,困難重重,陳校長多年來屢試不果,最後他鎖定對家長入手,全因他們能不計較任何面子與程序,也不怕與權威對抗,只要為子女好,便會真心去做。陳校長的工作室除了有分享會、工作坊等活動,最近更發行家長教育月刊《我的》,嘗試探討不同現況,以個案分享、海外學校考察等報導,為家長打破應試教育的迷思。

他希望可進一步啟迪家長,讓他們明白自己有力量,不一定要被動地配合學校:「我常常說,四千幾人走去聽so call名校的入學講座,喂,其實,你哋夠把炮,下次四千幾人去支持辦學理念正確的學校也是可以的。」近年,愈來愈多家長看到子女慘況,開始思考與行動,有些更有意識地發聲,如「反國教」事件、「反TSA」也有家長代表出來遞信,這在在說明了不是每位家長都是怪獸──他們也希望推動改變,讓自己的小孩在學習過程中不失快樂童年。有了這班家長,從下而上,慢慢積聚力量,反過來讓學校、以至教育制度改變,也不是無稽之談。

 

「轉換一種令身心與學習動力更健康的教育方式,畢業生不會各方面也標青,而是每個小孩也有他自己的價值。不會像現在,有些是失敗,有些是垃圾,有些乜都無。」

 

真正因材施教 小島模範學校

要展示未來可行的路,也可從空間甚至是「學校」的概念重新想像開始,陳校長想創辦一間模範學校,不過它不能「太離地」,所以會以DSE本地課程為基礎,但它從不同教學模式中擷取靈感,再混雜:「簡單說,『模範學校』的課程設計會較全面,例如中英數會有,也有『自然學校』般觀星行山的活動;師生關係的關顧,你可以說像正生書院;對意志的鍛練,會像航海學校般,教學生整獨木舟上山下海;教學方法,則可以說是哈佛,成績最後有可能如名校般好。」

唔信?他索性做俾大家睇。兩年前,他選定在大嶼山大浪村建立真正因材施教的模範學校「小島學園」,以7日6夜的體驗營,讓家長體會到如何實行更健康的教育。陳葒相信,有教無類與因材施教才最重要,模範學校也沿著這理念運作,以抽籤形式收生,每人都有平等的入學機會。之後的面試,會觀察學生的喜好,是動或靜,再編排適合的課堂:「如果他愛打波,你要他放棄去追成績,也是沒用的。」

體驗營期間,同學都會不適應或犯錯,傳統教學人手不夠,往往警告、罰站或逐出課室了事:「我們一定以小班教學,曾有某位小朋友坐唔定,老師帶他去飯堂學燒柴煮飯,沒上兩節課,但煲了70幾碗湯,也是成就;我亦試過帶情緒出問題的學生去行沙灘,12歲男生,跑完了發洩過,說從來不知道海水這樣舒服。」有人手、亦要有空間,再加上希望與學生真誠溝通的心,才能帶來幫助。

「很多家長幼稚園起便要排長龍找名校,覺得不是這樣的話,便無路可走。其實只要教學模式有所改變,便毋需犧牲細路的心性、興趣、特長、空閒與快樂去換取學業上的成績。一個家長跟學校講兩句或者沒用,但結集起來便不同。」

愚公移山 眾籌辦學試咗先

受到曾是教師的媽媽影響,教育是陳校長的理想。他坦言個人性格是有幾多做幾多,因此不會感到很大壓力。不再是校長的他,不屬於任何教育組織,沒政治背景,比較純粹,各類家長相對更放心與他合作:「有條件便嘗試去做,若要樣樣齊備才行動,永遠也開始不了第一步。」目睹學生實際的轉變,讓志同道合的人聚集,也是令他前行的理由。

體驗營辦了兩年,他期望未來能為小島寄宿學校辦眾籌,列出多元教育模式的可能,它由家長一起創辦,也是這學校的破格之處──只要你出一股五百蚊便成為股東,可以一起修改教學框架:「最終要籌到十億八億,機會很渺茫,我倒覺得把它當成一個社會運動去做更好,讓人反思為何家長會對這模式有興趣,為何這麼多人討論?原來都有市場?刺激現在的教學人員,讓他們檢視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。改變教育生態是終極目的,就算最終這間學校不能誕生,也沒關係。」

傳統教育模式猶如古老石山,光動口批評很容易,陳校長選擇逐少逐少鑿開它,以創新教學模式邊試邊走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