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的死物它

死物二︰拼布口水肩

「這是1999年我到福建土樓旅行時買的。那時有一則新聞,說美國從人造衛星圖片看到土樓,誤以為是軍事基地,因為這則新聞,我覺得土樓好有趣好厲害,於是決定要去看看。

那時土樓仍未成為旅遊景點,我和朋友兩個女生到達時,根本找不到旅館與飯店,只能挨家挨戶去敲門,求人家收留和給我們吃的。當地人很友善,他們的生活非常儉僕,這口水肩是一位阿婆手造的,本來是給兒孫用的,並非商品,但是我很喜歡,就求她賣給我。

我年輕時常常會到大陸旅行,那時很多地方仍未開發,我就是想要看看那個本來的中國。中國有很多很美的工藝品,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從小就很喜歡,對中國傳統手工藝很著迷,當時買下這口水肩,就是覺得很美,也未有想過它有用沒用。

我對物件,會有種買的慾望,看到便買,買回來卻亂堆著不再理會,東西亂放,變得豪無美感,我發現,物件被這樣對待很可憐,於是寧願轉送他人。只是這一件卻始終留著,也有掙扎過啊,那時覺得我大概不是會生孩子的人,不可能用得上,誰知道,我後來卻懷了孩子,這口水肩可以給女兒用。它讓我覺得,生命真的很奇妙,那些東西,兜兜轉轉,沒用的卻都變得有用了,現在我懷了第二胎,我第二個孩子,也會繼續用它。」

 

死物三︰(仿)木筆插


「這東西,在我未出生前,已放在家裡,到我長大,因為喜歡,便將它據為己有,一直留存至今,大概已超過45年歷史,比我還老。但是告訴你一個小秘密,我從小以為它是木製的,覺得這木雕造得多好,直到我三十多歲才知道,它竟是塑膠造的!!!我現在看著,仍覺得好神奇,我居然『被騙』了三十多年,哈哈。

它大概是60、70年代的產物,那年頭剛開始發展塑膠業,膠製品比現在的做得更好更美,也有很多新的想法,將塑膠這種物料盡情發揮。我老公曾說不過是膠製品,又佔地方,不如棄掉,但我始終不捨得,即使它不是木雕,但它仍然很美,而且很有歷史呢。」

 

死物四︰烏絲燈泡

「我常常買很多玻璃、陶瓷製品,要是打碎了會覺得可惜,但不至於心痛的程度,但它給摔破時,我真的感到心痛。

這燈泡是50年代的產品,made in hk,人手製造的,把它駁上電源仍能亮著。那次讓女兒看,她很開心,一直說很美很美,於是興奮地拿去跟其他小朋友分享,卻不小心摔到地上。燈泡和裡面的花朵就這樣摔斷了。

那是我少有地為一件死物感到心痛的一次。女兒當時很難過,覺得自己太不小心,做錯了事,我當然也有生氣,但是深呼吸一下,便把本來責備的話收起,我反而更想讓她知道我的感受,我告訴她我有多心痛,因為這是屬於媽媽珍貴的東西,我好喜歡,然後再跟她說,我們該如何對待珍惜的東西。對我和女兒來說,我們一起上了寶貴的一課。

我會把這破燈泡留起來,等女兒再長大一點,就跟她一起去學做一個新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