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的死物它

Text by 劉閃 | Photo by 劉閃

 

Ki的家在大埔鄉郊,小小的一幢平房,連著屋前一塊空地,走進屋裡,地方不大,積存的物品不多,傢俱也只有數件,她笑說,搬家幾次之後,整個房子清爽了很多,只留下必需的。必需的──除了是有用之物,例如那張吃飯看書或畫畫用的小茶几,也有些,沒有實際用途,卻對Ki來說,同樣必需的東西,這種「必需」,更接近心靈上的需要。讓Ki找出四件伴隨十年以上的「它」,會發現,她選的,都是後者。

 

死物一︰小丑布娃

「我仍記得,我們相遇的年份,是2003年。那年我的好友得了一個德國的短片大獎,那是香港從沒人拿過的獎項,我於是陪她到德國領獎。它,就是那次德國之行遇上的。我和好友很喜歡舊的東西,在德國時兩人不斷逛舊物店與市集,瘋狂的買,不過那些戰利品,後來我都一一送人了,除了它。
我很喜歡收藏小丑公仔,從十多歲時開始收集。我覺得它們很像我,小丑的工作是逗人笑,讓人開心,但他們卻如此悲傷,很多小丑公仔臉上也會畫上淚滴。我是同學朋友間的開心果,大家都說我愛玩又瘋,但那只是其中一面的我,對著人笑,內心卻非常傷感,我會把自己真實的感覺藏起,覺得不應向人展示負面的情緒。對小丑情有獨鍾,大概便是因為這份感情,覺得它們就是我。後來人漸漸長大,終於能做到『表裡合一』,但是這布娃,我一直不捨得把它送人,覺得它就是那時候的自己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