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想改變自己 – 專訪黃家正

他希望留低一點什麼,「我們也有出版計劃,想做一些紀錄,關於一些音樂家的故事。而錄音可以給香港古典圈帶來一些新東西。」發掘新的嘗試,在不同的音樂或其他領域上,學習是他未來的路向。

訪問間期,家正提及過,古典音樂人未必真正喜歡古典音樂,不禁令我好奇,難道他本身也不愛古典音樂?「不!我個人是喜歡的,我有我個人原因,但假如我識法文,也不會叫人一定要識法文,讀某本法文的鉅著。我喜歡一件事,不代表我要所有人都跟我一樣喜歡。」那與他做的事不就產生矛盾了?「不會,喜歡的人就會喜歡,比我更喜歡的人也有很多,在香港。我可以把他們聚集在一起。」

謹慎可能是他這些年學會的--漸漸懂得保護自己的靈氣,不過份用力,以輕巧的步伐繼續他的音樂人生,當中或有矛盾、掙扎,那是因為他仍在辯證的過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