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而彌堅寶靈街


令人更加驚喜的是上海寶星時裝祺袍,小小店面放了一張裁床,殷師傳又是八十歲了,仍然弓著背造衫。見他刁著牙籤,又咬著線頭,線上抹了粉,他先舔一舔線,再在布上橫下線頭,一彈,間出了痕跡,他按著線痕把布邊摺邊熨,原來正在造旗袍的綑邊,其利落手勢完全印證了高手在民間一說。他也不介意邊聊邊做,一心能夠幾用,只因功力十足:「我一生也是做祺袍,已做了五六十年,從大陸來港學師,以前一日造幾件衫,現在三日做一件啦。」需時更多,只因為現在訂造祺袍的客人都要出席隆重場合,需更繁複的手藝。他亦曾為過不少電影、明星造衫,「女人著旗袍係唔同啲,更散文高貴。」查詢造衫詳情,沒想到要排三個月隊,牆上果然掛著不少客人帶來的布料,等著由他變成華衣。站著看他造衫自會出神,無論是他的工具或技藝,都已是歷史文物。可幸他一周有幾天教書,不少客人都是他的徒弟,此等絕活不至於後繼無人。

以上提到的人,只是寶靈街的鳳毛麟角。要是你中午來到,可能見到友記的店主正用心烹出良心套餐,印度人在為同鄉人量身造衫,五金店主正在解答鄰里疑難……或逛寶靈街不需要太多錢,除了貨品價廉物美,亦因為這裡售賣的不只是物件,而是感情和故事。如果你有心,有的是時間,絕對可以從這裡帶走不少寶貴課堂。日復日,這些人在收音機的配樂中,過著他們的日常,於買與賣之中,保留了他們人生的價值,如此平淡,卻又如此可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