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回顧過去重新展望》— 細說 wow and flutter 的新面貌

wow and flutter 於去年舉辦的 WEEKEND,在不少人心中留下了美好回憶,兩日的大型文化活動,聚焦本土樂隊、手作人、親子團體等,在汗與雨的交織中,所有參加者一起吶喊出本地薑的力量。這足證我城縱然天天經歷各樣荒謬事,仍有不少人在默默耕耘,以自己的創作與別人分享。康家俊希望繼續以 wow and flutter 這平台,把平常被漠視的陰暗角落照亮,分享更多這個地方的故事,它不必要與音樂有關,只要有價值,已經有被記錄言說之必要。

文=饒雙  圖=ngaiwinghong 影片=munho

wow and flutter 網頁改版重新出發前,當然要來一場回顧,去年的 WEEKEND,在香港的獨立樂團 scene中彷彿激起千重浪,在音樂頒獎典禮中受多人點名讚揚,家俊當然自謙,但談到印象最深刻的回憶時,他仍然大為感動,感受到一份前所未有的團結,不只局限於工作團隊中,而是全部人都在一起享受這個音樂文化活動,包括觀眾、表演樂隊及工作人員:「這是大家一直渴望以久的,是否因為他們的念力所以能夠發生?總知大家一條心,完結後好像有共識,感到:好,這條路走對了,要把這件事繼續下去。」他當初決定要起動 wow and flutter,並找到資金支持時便已思考,「這不是只做一次的事,花那麼多力,聯結了那麼多人,如果只做一次實在太傻,但究竟可以持續多久多遠,還看觀眾。」

我希望你的電話內儲底的照片,都是美麗的,而不是一些你不想見到的東西。

陳生陳太牛生牛太
wow and flutter 不只 WEEKEND,而是一個分享平台,把屬於這裡的好東西記錄下來,這些事物包括出色的創作,以及在不同崗位努力的人,家俊形容為這群人為陳生陳太牛生牛太:「上年 wow and flutter 已提到,我很喜歡兒時成長的香港,特別鍾情於許多特色舖頭,全是陳生陳太牛生牛太所開。他們一直在這裡,只是我們沒去注意,wow and flutter 正正希望告訴大家,香港究竟仍有多少個陳生陳太牛生牛太。」是否源於一份重新發現的心情?那倒未必:「它們一直存在,只是我們沒時間欣賞,或者我們把太多時間花在其他東西上。」上次的 WEEKEND 令他發覺,「陳生陳太牛生牛太其實好開心,他們好踴躍地等緊你。彷彿在說:『喂,你嚟搵我啦,我在這裡!』」wow and flutter 所做的正是與這些人對話,其終極目標是:「我希望做到某天,根本不用呼籲,已有好多人關注牛生牛太,他們得到應該得到的支持。」

家俊不違言這份動力,與年紀漸長有一定關係,不經意地把美好的事物和價值遺忘:「每個人所能容納的都有限,電腦都有爆的一日,既然有限制,更應該選擇放什麼在內。我想盡量提供更多美好的事物,供人儲存。」他以電話容量作比喻:「我希望你的電話內儲底的照片,都是美麗的,而不是一些你不想見到的東西。」這亦是他平衡自己的方法:「社會有很多問題、不公平的事,很多處理不恰當,有時我會自問,可以提供什麼幫助?原來無。某些人對你有期望,覺得你站在這位置,可以做某件事。但有時某些限制,只有自己知道,換轉大家對調位置,我都會看到你的限制。」清醒歸清醒,他仍然未冷感,堅定地相信每個人在這個城市生活,一定有某種力量,「我在意這份力量,希望能夠於人生中做一些好事,去讓自己或身邊的人記住好的價值。一個「好」字彷彿很簡單,但什麼叫做好?每個人心裡對於美好都有各自的想像,但無所謂,殊途同歸,去到最後大家只是希望世界變得善良、安寧、和平。這是容易理解及被大家認同的價值,分別只是是否每個人都知道,他們也有力量去讓美好的價值留底。雖然不是每件事自己都幫到手,但某些事,我一定做得比別人好,又或者,我去做會較易達成,只要它是由良心出發,是善良的,對城市好的……每人若在不同崗位做不同的事,這城市會美好好多!」

「社會有很多問題、不公平的事,很多處理不恰當,有時我會自問,可以提供什麼幫助?原來無。某些人對你有期望,覺得你站在這位置,可以做某件事。但有時某些限制,只有自己知道,換轉大家對調位置,我都會看到你的限制。」

坐坐巴士,手沖咖啡,把日程抄在筆記薄上,盡量少滑手機,讀書睇報紙,令生活節奏慢下來,去讓生活回到較輕的狀態。

愛不愛香港 

言談間家俊透露出對這個城市的濃厚情感,「我是否好愛香港?我也不知道是否該這樣形容。這與人的既有性格有關,我好念舊,最近常常講不要忘本,這在我血液裡是重要的。這地方就是我的『本』,我在這裡長大,得到今天手中的東西,無理由不愛它。」他的猶豫,源於他也親眼見證這城的種種千蒼百孔,對其愛之深,恨之切:「但講到尾,每個人都不應該忘記他從這裡得到過什麼,才去到今時今日。這城市帶給我許多,我懂得的都是它教的,雖然我讀書不多,但生活教曉了我很多,而我的生活一直與這城市緊扣。」

成立平台說故事,在網媒多如春筍的今天,不怕重複嗎?有點 old school 的家俊,坦言不太理解網上有沒有類似的平台,「但這也不要緊,如果某天有人告訴我:『唔係啊,香港原來已經有40個類似的平台!』我會好開心,那我便做第41個,沒所謂,我覺得無論有多少個 wow and flutter,都講不完這些角落中的故事。香港有700萬人,每人講啲。700萬人的故事逐個去講,這是最終的目標。」趕上速度,吸引讀者眼球也是不少網媒的著眼點,家俊怎樣看?他以生活為例子,「我份人好 analogue,不是跟潮流聽黑膠,而是生活中盡量放慢,寧願麻煩些,盡量不駕車,坐坐巴士,手沖咖啡,把日程抄在筆記薄上,盡量少滑手機,讀書睇報紙,令生活節奏慢下來,去讓生活回到較輕的狀態。」小孩子手中若有什麼也可把玩良久,他希望回到孩童收態,發掘出新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件事,平衡生活的無力感或焦躁。

這地方就是我的『本』,我在這裡長大,得到今天手中的東西,無理由不愛它。

把陰暗角落照亮
從行業中出發的話,這也是一種抗衡:「參與一些製作時與別人傾 creative,會發現好多人對別人都很在意。這彷彿很合情合理,因為演出就是要做給觀眾看,得考慮別人。但這不應放在最前,從來都應思考自己想做什麼。完成手中的事,理論上便會凝聚到群眾。」他重申速度不是一切:「世界轉得那麼快,今天想到一些點子,會擔心下星期演出前觀眾會否已見過類似的效果?那我的創作已經變得舊了。要是我認同這價值觀,那我什麼都不用做,世界不是這樣的,不是所有事都追求快、新,或從金錢著眼。wow and flutter 正正想讓大家知道,有好多嘢未必是最快或最新,也未必與錢有關,未必是從沒有人做過,但它有價值,那就是人與人之間的,或人與地方的感情。其實做演出或建構一個平台,與寫文章是一樣的,講到尾是交流、溝通。」他以一封情信作結:「過程就當是寫一封情信,情信不必要創新,不用作出一些沒有人寫過的東西,那封情信最重要是有感情,感情便是留住這溝通的方法。」

未能詳細推介 wow and flutter 會以什麼形式見街,賣關子之餘家俊透露:「 wow and flutter 會一直專注於城內的小角落及角落裡的一些地方、一些人。wow and flutter 會一直將這些角落的人和感情拎出,把這些角落的歷史,有過的血和汗分享開去,好似好肉麻,但這地方確實是有很多令人『骨脾』的事,希望大家打開自己,接受自己為這些事『骨脾』,這地方需要這些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