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而彌堅寶靈街
黃昏漸近,陽光趁最後一刻燦出金光,照耀寶靈街的綠色排檔。一天將盡,下班人潮開始從大廈湧出,主婦亦提著菜籃,趕著日落前選購日用品歸家。果汁店、五金舖、改衣店、美容院或髮廊……不長不短的一條街商戶種類包羅萬有,照料附近居民。加上排檔售賣的衣料、內衣、童服、毛巾、婆婆衫,由內到外,彷彿沒有人可以經過寶靈街而空手回家。而如果以攝錄機的快速播映功能框下這裡細看,便會發現,當中有不少店主,在日復日重複的歲月裡,雙手老了,心卻不慢老,他們像酒一樣愈陳愈醇,擔起了寶靈街既低調、卻又禾旱蓋珍珠的氣質。
陳華-一生磨刀
  是夜做海南雞飯,需要斬雞,我先祭出磨刀石,在文武刀上沾點水,於灰色那一面慢慢推,一下、兩下,思考角度和力度。華叔的說話在耳邊響起:「磨刀唔洗大力,輕輕揩吓就行了。」
只想改變自己 – 專訪黃家正
早慧的人之路,特別難行,2009年一齣〈音樂人生〉,讓觀眾認識年少輕狂的音樂天才黃家正,八年過去,當年狂妄的他,今年才二十出頭,仍是年輕人一個。有人說黃家正已告別青春,漸漸圓滑世故,找他談「變」,他靜默的時間頗多,每次回答前總會認真思考,選擇用詞,與他在台上的意氣風發,或做live時的能言善道完全兩回事。
Ki的死物它
「它」是死物的第三稱,它沒有生命,是人的身外之物。斷捨離風氣盛行,身邊總有朋友說從今天開始要與死物斷離,物件能送人的送走,沒用的丟掉。但是,有用沒用,又該如何區分?身邊堆積如山的身外物,有些甚至已跟隨我們生活超過十年,當你把它留在身畔那麼多年,它──即使是死物,於你卻一定有著其他意義。 Ki Wong,從事藝術教育、出版及藝術工作,正準備開展全新的教育計劃。
夢想成真…之後
鄧烱榕現職《號外》主編,饒雙宜亦從事文字工作,近年效力於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版塊。二人曾於2013年創立書誌《what.》。一對文藝情侶,雙劍合壁,實現夢想,看來不能更美滿,現實又是否如此?
wow and flutter重新出發,專題故事我們選擇去思考改「變」,尤其小圈子選舉剛完結,新任特首出爐,沒有票的市民被迫接受殘酷現實,除了生悶氣,也許可為未來數年謀點對策。 並不是要討論政治局勢,而是做好準備,想想在未來數年的氣壓下,還能夠做什麼去應對,或更proactive地踏出改變的一步。